当前位置: 首页 > >

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技术进步效应分析

发布时间:

学科分类:国防经济学 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技术进步效应分析
摘要:技术作为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主要动力。国防经济要实现跨越发展,必然要求技术同 样要跨越发展。本章以技术跨越产生的机理为突破口,分析了技术跨越是一种非连续性的技术进步 方式,从杠杆、支点、关键点及基础四个方面对提高国防技术进步效应提出了有关建议。 关键词:技术进步 技术跨越 效应

The analysis on the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effect in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defence economy
Abstract: Technology is regarded as the main strength in the striding development of the defence economy. In order to achieve the striding development, technology also needs the striding development. Beginning with the studying of the principle of technological striding; the paper concludes that the technological striding development is a kind of non-continuous development. Some suggestions on the improving the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 effect in defence economy have been put forward in level, fulcrum, key points and basis. Key Words:The advancement of technology,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the effect
随着工业革命的迅猛发展,科学技术对经济增长的重大贡献已被西方国家经济增长的历史进程 所证实。 “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 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 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流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 1 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有过这样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呢?” 技术作为第一生产力,技术的 跨越是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主线。 1 技术进步和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关系分析 1.1 由技术进步引发的新军事变革要求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 20 世纪 80 年代末以来,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群迅猛发展,引发了军事领域发生了“以 高技术特别是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直接动力, 以信息为基因” , 以提高信息能力为根本目标, 以 “系 统集成”为主要手段,其核心是把工业时代的机械化军队建设成信息时代的信息化军队,使工业时 代的机械化战争经过高技术战争阶段转化为信息时代的信息化战争的深刻变革。技术进步是产生新 军事变革的根本原因。 在世界各国纷纷进行新军事变革的趋势下,我国提出了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宏伟使命,要 求以信息化带动机械化,以机械化促进信息化,实现我军机械化、信息化建设的复合式发展,实现 我军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国防经济建设是军队建设的物质基础,为军队建设服务。中国特色军事 变革的完成要求国防经济走跨越式发展的道路。 1.2 技术进步是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根本动力 无论是经济发展实践,还是发展经济理论中技术因素由外生因子转变为内生因子,都说明了技 术进步是推动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国防经济作为国民经济系统的一部分,技术进步同样是国防经济 发展的原动力。国防技术不仅是战斗力也是生产力。国防技术的革新物化到生产资料上,使国防经 济的生产效率大大提高;运用到劳动对象上,表现为武器装备质量和性能的扩展与改变;渗透到劳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7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年.第 427 页。 1

动者身上,伴随着国防生产人力资源和军事人力资源素质的提高。在关键性国防产业技术实现跃进 的基础上,通过技术知识的横向渗透,带动整体国防生产力水平的升级换代。可以说国防生产力的 跨越以国防技术跨越为基础和核心;国防技术跨越也是国防经济跨越的基础和动力。同时满足军事 上的研制武器装备的需要,也是国防技术进步的动力和主要任务与目的。科学学创始人丁·贝尔纳 所认为的: “自古以来,改进战争技术,一直比改善和平生活更需要科学。这并不是由于科学家具有 好战的特性,而是因为战争的需要比其他需要更加急迫。因为科学界能研制出新的装备,而这种装 备由于十分新颖,在军事上极为重要” 。 1.3 技术跨越是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必要条件 跨越式发展作为一种超常规的快速发展方式。国防经济建设要满足军队建设发展的跨越需求, 必须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摆脱路径依赖,以跨越的方式发展。同样其动力也需要超常规的发展。 这就意味着技术进步必须是跨越发展,才能够为国防经济的跨越发展提供可靠的技术支持。 我国国防技术与世界先进国防技术的差距也迫切要求实现技术跨越。据报道,昆仑 II 涡轮喷气 式发动机是中国航空公司自己生产的第一个涡轮喷气式发动机, 成为中国空军歼-7 和歼-8 战斗机主 要的新一代发动机, 是沈阳航空动力研究所和沈阳黎明航空动力公司历时近 20 年联合研制, 于 2002 年中期通过了军事论证测试,并于 2003 年初投入批量生产。虽然昆仑 II 发动机运用了 40 多项关键 的生产技术,但按照国际标准,昆仑 II 发动机仍落后美国、俄罗斯和西欧等发达国家国防工业开发 的最新发动机技术约两代。 本文认为技术以跨越的形式进步就是技术跨越,是在借鉴发达国家发展经验的基础上,集成自 主创新和国外先进技术,跨越技术的某些发展阶段,直接应用、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进而形成优 势产业,提高国家的综合国力和国家竞争力。 首先,技术跨越创造新供给,引发新需求,又由新需求拉动新供给,促进国防经济增长。技术 跨越是核心技术原理产生了变化,对原有技术的突破,必然产生全新武器和新兴装备产业。新装备 产业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成长空间,有着许多投资和盈利机会,而且通过前向、后向、旁侧的扩 散和渗透效应,带动其它产业的发展,从而为推动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提供了新动力;而且新产业 创造了新的市场需求,为产业的发展提供诱导力量,刺激产业的迅速扩张,推动经济在一个新的起 点上快速发展。 其次,技术跨越不仅提高了国防经济生产率,而且促进国防经济产业结构变革。技术跨越不仅 发生在产品技术上,而且也产生在工艺技术上。工艺技术的跨越能够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大幅度提 高生产率的,降低产品生产成本,带来超额利润,从而刺激和吸引劳动和资本从生产率低的部门向 生产率高的部门转移。同时技术跨越通过产业间的技术关联,影响产业结构变革,不仅直接改变产 生技术跨越的产业投入产出比例,而且促进产业结构变革,需求收入弹性高的产业发生规模扩张, 而需求收入弹性低的产业则引起收缩, 从而使国防产业结构由劳动密集型向知识密集型调整和转变。 美国 2002 年国防工业结构中航空航天产业已高达 60%。资源重新配置可以在不改变资源总量的情况 下,增加产出与积累,加速国防经济发展。 2 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技术进步效应分析 要把握国防经济跨越发展的技术进步效应,必须认清技术进步的规律和技术跨越的产生过程。 2.1 技术进步的途径分析 技术进步有两条途径,即连续性技术进步和非连续性技术进步。技术发展过程同产品一样,经 历一个 s 型曲线的发展周期——起始期、成长期和成熟期。起始期,技术发展是进入开发一个新产 品或新工艺的初期,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但发展比较缓慢。随着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尝试和纠错, 较少的技术投入,能够带来科研工作进展迅速,技术进步明显加快,这时技术发展进入了成长期。 经过这一阶段的快速发展,技术发展又会慢下来,即使投入较大的研究力量和经费,也只能取得微小 的技术进步,技术发展进入成熟期,技术进一步发展十分困难(如图 1 中表现为技术发展 s 型曲线 A 的斜率越来越小,以至接近水平)。

2

连续性技术进步(图 1)就是在原有技术发展(技术曲线 A )进入成熟期后,依靠自身技术积 累,经过技术创新,在原有技术基础上突破产生新技术,形成新的技术发展(进程技术曲线 B ) 。技 术发展 s 型曲线(斜率)没有变化,依然沿着原技术发展轨迹经过起始期、成长期和成熟期。 非连续性技术进步(图 2)是用一对有间隔的 s 型曲线表示的。曲线 A 表示原有的技术进步,曲 线 B 则表示在另一个全新的科学知识基础上,原有技术的非连续性技术发展曲线,构成了一种技术 代替另一种技术产生的技术发展大道转移。例如从电子管到晶体管,从机械表到石英表,从阴极射线 管照排机到激光照排机,这些技术进步都不是渐进的、连续的,而是非连续的。与原有技术相比, 非连续性技术进步是突破了原有技术,摆脱了原有固定的技术轨道,开辟了新的技术轨道,开始了 新的技术进步。
技 术 进 步
成熟期 A 成长期 A 起始期 投入 图 1 连续性技术进步 图 2 非连续性技术进步 投入

B

技 术 进 步
B

2.2 技术跨越产生分析 我们认为非连续性技术进步能够产生技术的跨越,即技术在进步过程中以跨越某一技术发展阶 段的方式发展。 2.2.1 连续性技术进步分析(图 3) 发展中国家在 t 0 时技术水平处于 A 状态,而世界先进技术在 B 水平上。若依然按照原有技术发 展轨迹(路径依赖) ,由起始点 a 按技术 s 曲线,通过自身努力、技术突破,耗费了 ?t ? t1 ? t 0 的时 间,在 t 1 时、 b 点达到 B 技术的成熟水平。但此时世界先进技术发展到 C 水平上。如果发展中国家 继续按原技术发展轨迹,则将耗费了 ?t ? ? t 2 ? t1 的时间,在 t 2 时、 c 点达到了技术水平 C ,而 t 2 时 世界先进技术水平已经达到了 D 水平。 从上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我们按照连续性技术 s 曲线发展,技术水平始终与世界先进技术存在 着差距,而且知识经济技术更新换代更加快,我国国防技术发展不仅技术追赶时间耗费变长 ( ?t ? ? ?t ) ,并且技术差距越来越大( c ?c ? b ?b ? a ?a ) ,会使我国陷入技术“追赶陷阱” ,存在着明 显的“马太”效应。这充分表明连续性技术发展是不能产生技术跨越。

3

技术 水平

D

c?
发展中国家 新 的 技 术差距

C 技术成熟 C
新的技 术差距

b?

c
技术发展

B

a?
技术

b
发展中国家

s 曲线
B 技术成熟

A
0

a
t0

差距

t1
?t ?t ?

t2

时间 t

图 3:发展中国家连续性技术发展

2.2.2 非连续性技术进步分析 首先,非连续性技术发展过程中,通过技术模仿实现技术追赶分析(图 4) : 发展中国家在 t 0 时技术水平处于 A 状态,而先进技术在 B 水平上。发展中国家利用先进技术的 扩散效应,在 t 1 时、 b 点,引进模仿 B 技术,其技术曲线发生了变化,沿着 s 2 曲线,经过 t 2 ? t1 的时 间,跨越了 b b ? 技术发展空间,于 t 2 时、 c 点达到了 B 技术的成熟阶段,但此时先进技术水平已经达 到了 C 水平,依然存在着技术差距,但差距在缩小( cc ? ? aa ? ) 。如果发展中国家在此时依旧借助先 进技术的扩散效应,采取引进模仿的方式实现自身技术的发展,则技术发展曲线由 s 2 曲线平移到 s3 曲线( s 2 曲线和 s3 曲线是相同的技术成长斜率)上,在 t 3 时引进模仿技术 C ,耗费 t 4 ? t 2 于 t 4 时、d 点实现了技术水平由 B 跃升到 C ,虽然 t 4 时世界先进技术水平已经处于 D 的水平,但通过技术扩散 效应和模仿,技术差距在逐渐缩短( dd ? ? cc ? ? aa ? ) ,新技术的成熟速度加快( ?t 2 ? t 0 ? ? ?t 4 ? t 2 ? ) 。

4

技术 水平 D 技术扩散

d? d c?
b?
新的 发展 中国 家C 技术 成熟 发展中国家

C

c
s3
s2
b

技术 差距

B

a?

技术差距

s1

B 技术成熟
时间 t

A
0

a
图 4:发展中国家非连续性技术追赶分析

t0

t1

t2

t3

t4

其次,非连续性技术发展过程中,通过技术模仿创新实现技术跨越分析(图 5) : 该情况前期与技术模仿实现技术追赶模型一样。发展中国家利用先进技术的扩散效应,于 t 1 时、 b 点,引进模仿 B 技术,产生其技术曲线变化,沿着 s 2 曲线在 c 点完善了 B 技术。但与此时的先进 技术水平 C 存在着 cc ? 的技术差距(差距在缩小 cc ? ? aa ? ) 。 发展中国家在引进模仿的基础上,积极自主创新,技术发展曲线由模仿型 s 2 曲线跳跃到吸收创 新型 s3 曲线上( s3 曲线的技术成长斜率大于 s 2 曲线) ,吸收消化技术 C ,在 d d ? 的技术发展空间进行 技术创新突破,于 t 4 时,步入世界先进技术 D 的阶段(甚至更高水平) ,实现了技术的跨越(跨越了 技术 C 的阶段) 。 从技术发展 s 曲线的轨迹,我们清晰地看到技术发展曲线斜率增大(陡峭) ,反映出技术模仿和 创新推动技术发展迅速的特点。
先进技 术水平

D

d?
技术跨越

s3
新的 技术 差距

C
技术 扩散

c? b?

d

c
s2

B
技术 差距

a?

b
技术发展

发展中国家

B 技术成熟
时间 t

A
0

a
t0

s 1 曲线

t1

t2

t3

t4

图 5:发展中国家非连续性技术跨越发展

由以上分析看出技术跨越是一种非连续性技术进步方式,是在引进、模仿、吸收的基础上,一

5

方面缩短与技术领先者的差距,同时通过持续自主创新,赶上或超过技术领先者。间断、不连续是 技术跨越的基本特征,主要表现为某一技术阶段的跨越;动机与目标是技术跨越的前提,主导技术 的选择是支点,跨越模式是杠杆,资源投入是作用于杠杆上的动力;支点、杠杆、动力决定了技术 跨越的可能性与跨越幅度。 2.3 影响国防技术跨越的因素分析 从上述分析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到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技术进步效应是通过技术的跨越来表现 的。技术跨越必须在技术进步过程中,充分发挥技术扩散效应,在积极吸收消化基础上进行技术创 新。影响技术扩散和创新的因素也必定影响着技术跨越。 2 2.3.1 技术扩散和技术创新模型 技术扩散模型:以 Bass 模型为基础,派生出了 Fisher-Pry 模型,其数学表达式为: 1 F (t ) ? 1 ? e ? q ( t ?t 0 ) 式中 F ?t ? : t 时刻新技术累积占有的市场份额; q :扩散系数; t 0 :新技术在市场出现的初始时 刻。扩散系数 q 为待定参数,其大小受政策环境、企业学习能力等一系列因素影响。 该模型的一阶导数为: F ?(t ) ? q[1 ? e ? q (t ?t0 ) ]?2 e ?q (t ?t0 ) 由此可见,新技术将沿单调增的 logistic 扩散路径( s 型曲线)扩散, 且扩散速度随着参数 q 的增 大而加快,在经过一定的时间周期后,新技术所占市场份额将趋近于 1。由于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产品 的性能将沿各代技术的包络线发展(见图 6 技 术 创 新 模 型 : Pearl 增 长 曲 线 是 一 种 典 型 的 技 术 创 新 模 型 ( 见 图 7), 其 数 学 表 达 式 为: Y ? L

(1 ? ae?bt )

式中 Y :技术性能指标; L :技术指标的增长极限值; a 、 b :待定参数; t :时间。 Pearl 增长曲线揭示了随着较长时间的技术创新, 以同一类技术为基础的产品性能将沿 s 型曲线 2 a 趋近于该类技术的性能极限,其拐点( d Y 2 ? 0 )位于 t ? ln ,此时 Y ? L 。式中待定参数 a 、 2 dt b b 由经验数据推算确定,不同的技术创新过程会有不同的数值。参数 a 决定 Pearl 曲线的位置,而不 改变曲线的形状;参数 b 则只改变曲线的形状,而不改变位置,其数值越大,曲线越陡,表明技术 创新速度越快。 由此可见,参数 a 取决于技术本身的性能起点和极限;参数 b 取决于创新过程的人材实力( m )、 知识储备( k )、政策环境( p )、企业组织结构( s )等一系列相关因素,可表述为: b ? f (m, k , p, s...) 。

2

张沁生 《技术创新与技术扩散的非技术因素影响分析初探》[J] 导弹与航天运载技术 2002 年第 1 期。 6

第三代技术 性能 第二代技术

Y L
拐点

第一代技术

时间 图 6:产品性能技术发展包络曲线

t?
图 7:Pearl 增长曲线

t

2.3.2 政策因素和企业组织结构对技术创新和扩散的影响 第一、良好的政策环境影响。 科学技术是战斗力的科学论断为国防科技创新和扩散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建立军民结合、寓 军于民的创新机制,实现国防科技和民用科技相互促进和协调发展”的科技改革方向和不断深化的 国际间国防技术的合作及技术引进增大了扩散系数 q ,加快了国防科技的研发和应用,也提高了技 术创新扩散的经济效益,使其产品性能技术发展包络曲线比市场平均技术发展包络曲线更为陡峭; 当 b p ? 0 ,即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参数 b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和完善,竞 争机制的引入而增大,曲线变陡,技术创新的速度加快。 第二、有效的组织结构影响。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实现军事工业与民用工业接轨,平等地成为市场主体的重要方面。以建立 现代企业制度为目标,通过市场对资产进行战略性重组,引导军工企业的重组和兼并,把大型武器 系统的研发和总装逐步集中于少数军工企业时,脱离军事专用产品业务的军工企业就可以更多地从 事军民两用业务,形成有效的组织结构。通过这一过程建设开放式的管理体制,建立市场经济与技 术创新有机结合的运行机制和实行竞争、评价、监督和激励机制,实现全社会资源的优化配置和科 学技术的综合集成,从而使组织对新技术的出现反应敏捷,更快地将新技术扩散到组织内部,加快 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不利的创新组织结构将阻碍企业对其创新资源的充分利用,使创新速度变得 平缓。 第三、政策因素和企业组织结构不协调的影响。 政策因素和企业组织结构对技术创新和技术扩散的作用是相辅相承的,只有政策因素和组织方 式相互协调,技术扩散效率和技术创新资源才能得以充分发挥。 如果仅强调了政策的推动作用,而不利技术创新组织结构,例如封闭的国防工业组织结构则对 企业技术创新能力阻尼作用较大,使参数 b 和 q 较小,造成国防企业实际技术发展趋势比市场平均技 术发展趋势缓慢(图 6-8)。另一方面,良好的政策环境便于国防企业从外部引进技术,企业技术水 平跳跃性发展。但如果自身创新能力不足以及组织结构对新技术在企业内部迅速扩散有阻碍,也造 成引进技术尚未能在企业内部发展成熟时,可能下一代新技术又成为了市场主流。企业不得不再次 引进技术,且又面临落后,由此陷入了“追赶者陷阱”中(图 6-9)。此外,如果仅强调有效的技术创 新组织结构,而缺乏良好的政策环境,也将使技术创新和技术扩散的速度较为迟缓。 总之,营造良好的国防技术创新和扩散政策环境,完善国防企业内部的各种技术创新机制,构 造有利于技术创新的组织结构,是提高国防技术进步速度的必由之路。

7

性 能

市场平均技术发展趋势 性 能 企业实际技术发展趋势 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曲线 时间 时间 图 9:技术引进后企业技术发展模式 市场平均技术发展趋势

图 8 企业实际技术发展趋势与市场平均技术发展趋势对比

3 推进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技术进步效应措施 3.1 技术进步模式的选择是提高技术进步效应的杠杆 3.1.1技术模仿与技术创新比较分析 技术进步的模式有两种类型:一种模仿型技术进步(简称技术模仿) ,即通过产品贸易、引进设 备实现技术进步, 或在引进的技术基础上进行一些改进。 另一种是创新型技术进步 (简称技术创新) , 是通过 R&D 投资,在学习、引进、开发和应用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以研究和开发为核心,在技术自 身发展中实现了重大突破,具有率先性的竞争能力,而这种突破又导致人们对改造自然所进行的重 大变革。 技术创新和技术模仿区别在于技术进步中是否包含 R&D。创新技术需要投入大量的 R&D 费用, 模仿技术是通过对有形资本的投资引进现成的、或成熟技术,达到技术进步。 技术模仿具有低投入、低风险、市场适应性强的特点,不必花巨资来研究与开发先进技术,引 进成本只有研发创新的1/3,直接引进最新技术,迅速接近主导产业的生产和技术前沿,并利用尚未 开发的国内市场优势,实现经济追赶。但技术模仿被局限于技术传播与应用环节,没有扩大到知识积 累与知识创新的全过程,无法形成以研究与开发为核心的竞争能力和势力,自身创新能力不足,始 终处于先进技术的外围,很难保持经济长期快速发展。而且模仿往往还会受到率先创新者技术壁垒、 市场壁垒的制约。 技术创新有利于创新主体在一定时期内掌握和控制某项产品或工艺的核心技术,积累生产管理 经验,获得产品成本和质量控制方面的经验;而且自主创新产品初期处于完全独占性垄断地位,易 获得超额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左右行业的发展。另外能够带动一批新产品的诞生,推动新兴产业的 发展。但技术创新需要花费巨额资本和拥有实力雄厚的研发队伍,而且其研发充满了不确定性,风 险极大。据报道国际上大的跨国公司每年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新技术和新产品的开发,只有5%左右 的项目可以申请专利,在这些专利中,又只有十分之一二最终带来回报。国防技术研发大多属于最 前沿技术,不仅投入巨大,而且回报率很低,有着高风险。 技术模仿和创新在技术进步过程中是共存互补的。技术创新为技术模仿提供新的机会,而技术 模仿则加速创新成果的扩散和应用;但技术模仿与创新也会产生摩擦。进一步技术创新削弱模仿者 对技术模仿投资的刺激,成功的模仿通过加剧产品市场竞争,减少创新者对技术创新的投资。 3.1.2 国防技术进步模式选择的思路 技术进步将对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选择合理的技术进步模式意义重大。 第一、根据经济发展阶段,采取相应的国防技术进步类型。 发达国家技术进步主要来源于研发创新。而发展中国家处于工业化初级阶段时,在收入水平、 资本存量、资本/劳动比以及技术水平、产业结构上与发达国家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技术进步只能 够依靠技术扩散,通过模仿分享先进技术。若不顾自身实际能力,片面追求自主创新,开发前沿技 术,把技术手段误认做经济发展的目标,实行“赶超战略”,最终经济发展速度会很缓慢甚至出现

8

负增长,从而扩大了与发达国家的经济差距。但进入工业化后期,技术创新则是推动经济增长最重 要的因素。因为技术模仿总是以现成的成熟技术为对象,技术差距越大,追赶的“势能”越强,进 入后期,模仿技术逐渐接近现有技术时,技术进步类型随之要转型,以技术创新推进经济快速发展。 我国目前仍处于从初级阶段向中级阶段演进的工业化进程阶段。据日本东京的产业经济研究所 研究员关志雄博士研究发现中国现在的各种社会经济发展指标和日本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水平相 当。当时日本依靠大量引进技术、消化、改进,经济快速增长,用了28年的时间,于1988年人均收 入赶上美国。同样我国国防企业整体技术创新能力还较低,以企业为主体的研发机制还未建立,科 技成果转化率低,技术引进和模仿依然要在经济增长中发挥重要作用。 国防技术的模仿要从自身的要素禀赋结构出发。技术模仿不仅在成本上有优势,更为重要的是 模仿和引进与当前要素禀赋结构相一致的技术,才能带来更快速的资本积累和技术变迁,从而实现 要素禀赋结构的快速升级和经济的高速发展。根据林毅夫的技术选择假说,发展中国家政府应该以 促进要素禀赋的结构升级为目标,而不是以技术和产业结构的升级为目标。因为要素禀赋结构的升 级,意味着资本积累比劳动和自然资源的增长更快。资本积累取决于经济剩余(或者说是利润) ,以 及国民经济的储蓄倾向。发展中国家遵循比较优势发展产业,从自身的要素禀赋结构出发,进行技 术模仿,就会有最大可能的经济剩余,而且资本的回报率和储蓄倾向会最高,那么利润动机和竞争 压力就会驱使企业自发地进行技术和产业结构升级,推动经济跨越发展。 但技术模仿和引进具有被动性,跟在发达国家后面进行跟踪研究,难以构建起自己武器装备体 系,而且国防技术特殊性,制约了关键技术的引进。所以江泽民指出“我们要紧紧跟踪和瞄准国际 科研前沿,千方百计把我军的武器装备搞上去,不断缩小同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要突出重点,有 所为有所不为,有所赶有所不赶,加快搞出几手使敌人害怕的‘杀手锏’ ” 。国防科技在技术模仿过 程中积累经验和资本,同时在科学新发现的基础上进行研发投资,争取技术突破和原创,培养冲击 世界市场的研发核心能力,摆脱依赖技术模仿的发展模式,实现技术上的领先和超越。 第二、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体制。 在促进技术进步的R&D投入中,有明显的转换标志。工业化发展前期,R&D经费总量中,政府投 入占R&D经费的比重较高而企业较低。随着工业化水平的提高,政府投入份额退居次要位置,企业逐 渐成为R&D经费的投入主体。 通过下表我们发现发展中国家技术进步的R&D中,政府投入比例占绝对优势,而发达国家R&D中 企业投入比例占绝对优势,大大高于政府投入。 3 部分国家R&D经费负担情况(亿美元) 美国 年份 R&D经费 占GDP份额% 政府负担 企业负担 企业份额% 政府份额% 企业:政府 1993 1607.5 2.6 451.7 1155.8 71.9 28.1 1:0.39 日本 1991 648.3 2.87 126.7 485.6 74.9 25.1 1:0.3 4 韩国 1990 53.3 1.86 13.9 39.4 74 26 1:0.35 英国 1991 187.4 2.085 57.5 129.9 69.3 30.7 1:0.44 法国 1992 250.3 2.42 95.4 154.9 61.9 38.1 1:0.62 印度 1992 23.2 0.89 17.8 5.4 23.2 76.8 1:3.3 1 中国 1993 23.6 0.62 16 7.6 32.4 67.6 1:2.09 2002*亿RMB 1287.6 1.23 498.8 787.8 61.2 38.8 1:0.63

资料来源:《中国科技统计年鉴》1994、1996;*来源2002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 例如,在美国,R&D投入中企业占据份额为71.9%,政府为28.1%;日本的企业所占份额为74.9%,

3

由于无法获取国防科技 R&D 投入的数据,我们以全国科技 R&D 投入经费为分析对象,借以说明企业应成为技术 创新主体的重要性。 9

政府为25.1%;法国的企业所占份额为61.9%,政府为38.1%。与这些发达国家形成明显对照的是:印 度R&D投入中,企业仅占23.2%,政府为76.8%;中国R&D投入中,企业仅占32.4%,政府为67.6%。1999 年R&D投入678.9亿元,政府投入占342.2亿元,占50.4%,企业投入336.7亿元,占49.6%(1999年全 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2002年R&D投入总量中,政府的投入份额与企业的投入份额形成完全的 转换,R&D投入1287.6亿元,政府投入占38.8%,企业投入占61.2%(同上)。 就现代化的实现而言,不完成政府与企业在R&D投入中份额的转换,是不可能为技术创新能力、 技术竞争力和技术进步贡献率的全面提高创造条件的。 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建立起以国防企业为主体、 政府政策为指导的企业技术创新体制。只有国防企业作为技术进步的组织者和实施者,在政府引导 和调控下,才能使技术进步成为企业的自觉行为。国防企业承担的R&D费用的比例越高,技术进步对 国防经济增长的贡献越大,企业作为技术进步的受益者,收益越大,形成良性循环。 3.2 发展信息技术是提高技术进步效应的支点 3.2.1 信息技术是国防经济增长的加速动力 信息技术是高新技术的代表,是渗透性强、倍增效益高的最活跃的科技生产力,是传统技术的 加速器。美国经济学家波拉特指出: “1977 年经济史正进入一个新局面。现在我们正处于信息经济 时代的起点。电子计算机、电信等技术是这一时期的主要推动力。可以看到,以处理信息或通讯技术 的密集利用为基础的、 预示着新劳动方式或新生活方式的新信息产业、 产品、 服务和职业正在兴起。 ” 4 5 Dewan 和 Kraemer 经实证分析认为,发达国家信息技术投资效用与生产力有着显著正相关。 信息技 术是一种先进的社会生产力,使国防生产要素配置方式和生产组织形式以及劳动对象都发生重大变 革,改变国防经济由过去依靠增加资源的投入实现经济发展的增长方式转变为利用信息集成要素, 提高生产要素综合利用效率的集约型增长方式。 3.2.2 信息技术是推动国防经济产业结构调整的冲击动力 信息技术的不断创新、集聚、扩散、发展与融合,将带动国防产业及一系列关联产业的产生与 变化。在这一过程中,信息技术对国防经济其它产业的渗透,产生了巨大能量,在产出增长和信息 增长之间,存在着所谓“平方根规则” ,即预期信息增长等于产出增长平方根。这是产业信息化过程 中的必然现象。据有关资料统计,信息技术在改造传统国防产业方面投入产出比可达 1∶4 以上,有 些领域甚至超过 1∶20 以上。国防各产业部门通过引进、改造与本部门完全不同的技术,并使之与 原有技术相融合,创造出新技术,开发出新产品,转换了国防经济增长的方式,引发国防产业结构 的调整,加强了国防经济与国民经济的关联,从而推动了国防经济跨越式发展的启动。 3.2.3 信息技术是优化国防经济企业组织结构和生产方式的渗透动力 信息技术不仅影响着国防经济的宏观层面,而且也渗透国防经济的微观层面(企业的内部管理、 生产流程、原材料和投入品采购、库存管理、营销分销和产品售后服务体系等企业生产经营活动) , 引发国防经济的企业组织结构和生产方式模式转型。 首先,改造传统生产方式。信息技术不仅改变了传统产业的技术结构,也塑造新的生产方式。柔 性制造系统、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在国防工业生产企业中开发与推广运用,并向制造智能化方向发 展。信息技术在生产中的运用和扩散,改造传统工艺,加快生产自动化;同时根据部队实际需求, 进行产品的设计和创造,使生产方式由低成本、大批量、规格化向灵活多变、适应性强、个性化的 柔性生产方式转变;从技术发展特征看,形成技术的融合化;从产品发展看,表现为产品的高技术 化,即产品的高附加值化、智能化和系统化;从系统管理角度看,表现为集成化、网络化,集成化 表现为系统集成、软件集成、技术集成和接口集成。 其次,改造传统企业组织结构。信息技术必然引起组织变革,组织变革也是提高信息技术效用 的关键途径之一。分散性、单一性的传统国防企业组织结构不适应新产品的研发和新市场的开拓。
4 5

波拉特 《信息经济》 北京.中国展望出版社 1987 年.第 245 页。 S.Dewan and K.L.Kraemer,International Dimensions of the Productivity paradox,Communization of The ACM, Dec.1998/Vo1.41,No.8,pp.56-62. 10

随信息技术广泛深入应用,Drucker 称“新组织”必然来临——组织规模逐渐减小,外部资源成为 6 企业成败的关键资源,批量生产转向柔性生产,维持与发展企业竞争能力是企业两大任务。 信息技 术延长了产业生产链,加大了分工协作,推动着军工企业生产组织的调整,实现国防基础工业由传 统军民分离性向军民一体化的方向转变,不仅使传统的军事工业部门从事军民两用生产,而且使传 统民用工业部门从事军民两用生产。 3.2.4 信息技术是加快我军武器装备的现代化建设的技术动力 科学技术是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的技术基础。根据美国电子工业协会(EIA)的统计,美国军用 飞机的电子含量由 1994 年的 40.1%提高到 2004 年的 42.1%,导弹由 55.2%提高到 58.6%。空间武器 装备由 57.4%提高到 62.1%, 作战车辆由 17.5%提高到 25.3%, 而舰艇的电子含量 2002 年就达到 33.9%, 充分反映了未来武器装备的发展越来越依赖于军事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使军事电子信息产业进一 7 步成为国防工业的主导产业 。其发展不仅提高了武器装备的作战效能,而且推动了整个国防工业的 信息化,加强了对传统部门的改造,提高了信息资源的共享性和可再利用性,缩短了武器装备的研 制周期、生产周期,降低了后勤保障费用,改进了国防工业的运作模式和为用户服务的工作模式。 3.3 军民两用技术合作开发是提高技术进步效应的关键 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 “建立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创新机制,实现国防科技和民用科技相互促进和协调发展”,为我国 发展军民两用技术指明了方向。 军民两用技术是不但可用于研制新的军用产品,满足军事需要,也可用来研制民用产品投入市 场,或直接研制军民通用的产品。R&D 合作可以共享稀缺资源,共担风险,减少投入的副作用,促 进统一的技术标准的建立和缩短新一代产品和过程创新的开发时间;而且从社会的发展看,在许多 8 产业中都出现了包括竞争者在内的三个或三个以上的企业之间的研究开发的合作 。1984 年,美国通 过国家合作研究议案(NCRA)明确了合作 R&D 的合法行为,并且鼓励企业合作。加强军民两用技术 的 R&D 合作是推动社会生产力跨越式发展的关键所在,也是时代的必然趋势。 3.3.1 军民两用技术的 R&D 合作的现实意义。 第一、军民两用技术的 R&D 合作不仅提高国防经济效益,而且推动着国家科技进步 随着高新技术迅速发展,军、民用技术日趋融合,许多先进技术既可以用于研制新的军用产品 满足军事需要,也可用来研制民用产品投入市场,或直接研制军民通用的产品。军民两用技术的 R&D 合作共担研究开发成本,减少资源消耗,获得规模优势,提高国防系统的效能与维持能力,最大限 度地满足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双重需求;充分利用其良好的技术价值和显著商业价值,实现资源 优势互补,降低研究开发活动所固有的不确定性,并缩短研究开发周期及开发与商业化之间的时间 间隔;同时利用军民两用技术和产业优势,在保证国防企业发展的前提下,可以促进国家的科技进 步,增强国家经济实力,促进统一的国家工业基础的最终形成,推动国民经济的发展。 军民两用技术应用与带动产业发展的典范:“神舟”5 号载人飞船,不仅进一步提升我国导航 控制技术、计算机软件技术的产业发展,而且会促进远程医疗、生保系统以及空间科学等技术的发 展。据报道,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使用的很多高科技装备如通讯器材、计算机软件、安全防毒软 件、卫星图像分析技术等,有相当一部分是采购自民用工业部门。据悉,光硅谷就有 600 家公司与 美国国防部签订了生产产品与提供技术服务的合同,大约获得 250 亿美元的订单。其中有 1 家专营 卫星图像分析设备的公司,为美军提供了详细的伊拉克全境空中照片,使美军对伊拉克地标、军事 设施甚至城市特殊建筑物一览无遗。而另一家专门制造通信耳机的公司,在 4 周内也赶制出 600 万 美元合同的产品。由此可以清楚看到军民两用技术对国防建设和国民经济产业发展的作用。 第二、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有助于解决技术内部化
6 7

P.F.Drucker,the Coming of the New Organization,Harvard Business Review, Jan.-Feb.1988,pp.45-53 世界国防科技工业概览编委 《世界国防科技工业概览》[M] 北京.航空工业出版社 2004 年.第 313 页。 8 Peck,M.J.“Joint R&D:The Case of Micro 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Technology Corporation, ” Research Policy, October 1986,Vol.15, No.5,pp.219-231. 11

技术 R&D 是知识经济时代企业竞争力的直接体现。 在多企业 R&D 市场上, 存在着 “两难” 问题: 为保证处于技术生命周期早期阶段的多样性方法在未来发展中的价值,需要公开不同实验产生的信 息和知识,以一个机构的经验减少另一个机构的不确定性,起到交叉施肥的作用;但信息公开,就 会出现“自由搭车”现象,未来的技术引进者和其它实验都可能从公开的实验结果中受益,实验的 社会价值高于私人价值,市场将出现技术 R&D 供给的不足。于是在利益驱动下,企业将技术的发展 9 内部化,把可以由社会提供的公共产品完全转变为企业内部的纯粹市场行为 。 虽然技术内部化可以构成企业核心竞争力,但也造成负面影响:第一、R&D 经费的使用效率低。 尽管各国政府和厂商都加大对技术的投资力度,但是经费不足是绝对的。如果军工企业和民用企业 依然各自为战,自我封闭研究,不仅总经费支出大,分散使用,技术 R&D 效率低,甚至有可能重复 开发,造成浪费;第二、阻碍技术的传播与发展。技术最大的特点是具有无限次复制而不改变其固 有属性的特点。技术内部化会限制技术的自由传播,增加技术进步的社会成本。 3.3.2 军民两用技术的 R&D 合作分析 第一、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的基础:技术存在溢出效益 在知识经济时代,先进技术和产业关联性强的技术存在着技术的正外部效应,在技术扩散作用 下,国防经济与国民经济发展之间产生良性、互动的循环关系。 首先,军用技术的溢出效应。根据科万和福雷(Cowan & Foray,1995)的有关论述,军事技术具有 10 两方面的溢出效应:其一、创建一般技术信息 ,对民用部门使用者具有直接的重要性;其二、创建 信息“基础设施” ,对民用部门使用者具有间接的价值。在开发新技术时,两部门可能会使用一组同 样测量技术和测试设备,或涉及到相关研究技术、方法;由政府提供大量资助军用 R&D 必需的实验 技术、安全和测试设备,如风洞和计算机技术,也可为其它领域进行深入实验和论证结果所用。 此外,军事 R&D 在技术开发的早期阶段对社会研究环境有重大的影响。厄特贝克和默里(Utter back & Murray,1977)认为,美国早期研究能力的形成与军事部门对集成电路的浓厚兴趣有极大的 关系。军事部门在主持研究分包的过程中起到了两方面的积极作用:其一,为该领域的研究和创新 创造积极的环境。不但开创新的研究领域,而且提供足够的经费支持。其二,培训研究人员,创造 推动技术发展所需的各种技巧。 技术人力资本存量不断扩大有助于民用部门的技术创新成本的降低。 其次,民用技术的溢出效应。当代技术进步使尖端技术的军用和民用界限模糊,大量的民用尖 端技术转为军用,出现了民用技术向军事领域的溢出逆转现象。如果从装备成本上计算,电子信息 装置在装备系统中所占的比重相当大:坦克和装甲车辆占 20%~25%;军舰占 25%~30%;战斗机占 30%~35%;导弹占 40%~45%;侦察机、预警机、巡航导弹和军用卫星已达 65%以上。 第二、军民两用技术的 R&D 合作博弈分析 合作博弈是指在博弈中,如果协议、承诺或威胁具有完全的约束力且可以强制执行的,合作利 益大于内部成员各自单独经营时的收益之和,同时对于联合体内部存在具有帕累托改进性质的分配 规则。 “囚徒的困境”例证充分说明选择合作策略的收益。采取非合作策略,如果单方采取合作,而 另一方拒绝合作,那么后者将会以牺牲前者的利益而获得好处;如果双方都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考 虑,拒绝合作,将达到 Nash 均衡,两案犯都坦白,最终无法实现帕累托改进;双方均采取合作策略 虽然并不能使个人利益达到最大(至少在特定的时期) ,但会使整体结果(效益)最大化。军用技术 R&D 有着国家政府行为的支持,合作的信息交流和内容具有强制性约束力,双方合作风险小,容易 通过谈判与沟通,达成合作,并建立相互间信任、克制和承诺的机制,追求帕累托最优。 假设军用技术 R&D 方 J 和民用技术 R&D 方 M 进行 n 阶段博弈,每阶段中如果合作的收益为:

n Wt ? ? t ? ? t , t ? 1,2,......

(1)

9

桁林《跨越新经济鸿沟》 [M] 北京.中国宇航出版社 2003 年.第 34 页--35 页。 一般技术信息,例如,关于各种材料的缓和特性、燃料棒金属外壳的时效、长期强辐射下的金属特性、对使用核能 技术的军事和民用部门至关重要的废物处理等数据,都是美国军事部门核项目下从事的 R&D 产生的。
10

12

? t 为每阶段的不确定因素,是服从均值为 0,方差为 ? t2 的正态分布(1≤ t ≤ n ),? t2 是军方 J
的类型的函数, 即民用技术 R&D 方 M 无法准确判断军方 J 合作可能性大小的风险。不合作的保留支 付为 ? ,折现系数为 ? (0< ? <1)。 双方效用函数为: u ? ? exp(? ?w) (2)

? 为民用技术 R&D 方 M 的风险规避度量,也表示 M 的合作程度, ? 越大,民用方 M 越害怕
风险,越不愿意合作;反之, ? 越小, M 越愿意合作。 ? 和 ? 之间存在内在的联系。

? 反映双方的技术开发实力,信誉的高低,及其两用技术开发的风险。如果双方的技术开发实
力都雄厚,技术合作收益信誉高,两用技术开发的风险能够承受,那么技术参与人有足够的初始财 富,或者如果参与人有较高的信誉能够在金融市场随时贷款,那么技术 R&D 的合作易于达成。

w 是 合 作 双 方 的 收 益 。 民 用 技 术 R&D 方 M 在 n 阶 段 的 收 益 为 : vm ? ? wt ? t ?1
t ?1

n

(3)

M 在 n 阶段不合作的保留支付为 v :

vm ? ? ?? t ?1 ? ?
t ?1

n

1?? n 1? ?

(4)

假设双方在 t 阶段收益为平均收益,即 ? t ? ? , ? t ? ?

? 是服从均值为 0,方差为 ? t2 ? ? 2 的正态分布,将 ? t ? ? 及 ? t ? ? 代入(1),并将(1)代入
(3)得
n

v ? ? (? ? ? )? t ?1 ? ?
t ?1

1? ? n 1? ? n ? 1? ? 1? ? ?
2

(5)

将(5)代入(2),并对 u 求期望,得到民用方 M 的确定性等价收入为:

1 ? ? n 1 ?1 ? ? n ? 2 CE m ? ? ? ?? ? ? 1?? 2 ? 1?? ?
(6)式的左边表示合作的收益 R ? ?

(6)

1?? n 1 ?1 ? ? n ? 2 ,减去合作的风险成本 RC ? ? ? ? ? 。 1?? 2 ? 1?? ?
2

民用技术 R&D 方 M 合作的条件为: CEm ? vm

1?? n 1 ? ? n 1 ?1 ? ? n ? 2 ≥ v ?? ? CE m ? ? ? ?? ? m ? 1?? 1?? 2 ? 1?? ?
可推导得,

2

13

??

2?? ? ? ??1 ? ? ? 1?? n ? 2

?

?

(7)

式(7)即为合作博弈的初始条件,可以看出:当合作双方越不害怕风险( ? 越小),合作的平均收 益比不合作的保留支付越大,收益的方差越小,参与人越容易选择合作行为。 3.3.3 加强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的对策 第一、制定中长期规划,保障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 西方国家根据经济发展和国家安全需要,针对国防科技工业的未来发展,纷纷确定推动技术相 互转移和发展军民两用技术为重要发展内容的规划和政策。 俄罗斯总统科技政策委员会 1995 年 8 月 制订了开发“双重用途技术”的总统计划;美国 1996 年提出了两用技术应用计划(DUAP) 。这个计 划的重心由扶持能满足民品需求的两用技术转向了能满足军事需求的两用技术。 江泽民同志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五届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 “要从国家长远发展需要出发, 制定中长期科学发展规划,统观全局,突出重点,有所为、有所不为,加强基础研究和高技术研究, 加快实现高技术产业化” 。我国需要积极制定军民两用技术发展的中长期规划,从技术预研计划立项 开始就同时论证军用前景和民用潜力,在同等水平上优先和重点发展高新技术领域中的军民两用技 术;在经济上坚持军事优先、国防企业为扶持重点原则,加大市场开发和研究的力度,使两用技术 开发可以有效地推动军民结合,为国民经济发展服务。 第二、建立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的有效形式和协调管理机制。 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不是一个单位的事、一件具体的事,而是由各有关部门和机构之间相互 作用,相互配合,需要创造有利于推动创新和发挥积极性的机制和环境。在西方发达国家经济资源 在军事和民事两方面的流动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受市场主导,两者之间并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而我 国由于传统体制束缚,经济资源在军事与民事间流动受到很多的制度性限制。为此我们要加快制度 创新,彻底改革条块分割的行政体制,消除各种障碍,使经济的横向联系与纵向管理和分配合理衔 接,经济资源能在军民两大领域相互流动,实现资源优化配置,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产学研合作是一种有效的合作形式,能够优势互补、实现资源合理配置,达到单独一方难以实 现的技术创新。根据优势互补、利益共享的原则,建立国防和民用之间双边、多边技术协作机制, 通过相互兼职、培训等形式,加强两方科技人员的交流。军工企业要利用高校和科研院所的科技、 人才优势,将自身的重点、难点课题和靠自身力量无法解决的问题与之联合攻关,同时要主动增加科 技投入,强化技术引进与消化吸收的有效衔接,提高技术配套和自主开发能力,促进产学研的紧密 联合。 政府要增设衔接和统筹协调民用科技和国防科技工作的机构,减少科研、固定资产重复投入和 人才浪费,加快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的转化;设立发展军民两用技术的专项基金,制定鼓励合作 的直接和间接财政资助政策、信贷和税收优惠政策、组织创新政策等,鼓励和资助国防工业部门、 民用工业部门研制开发和应用军民两用技术,为促进二者融为一体提供组织保证和法律保障。根据 WTO 的有关规定,国家财政为企业提供公共技术研发方面的支持不在反补贴的范围之内,相关缔约 方不得提起反补贴诉讼。 第三、积极引导中小企业参与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 民用市场的经验证明,中小企业是技术创新的重要力量,也是产生优秀技术和企业家的重要源 泉。中小企业不仅在数量上占有优势,而且提供了超过半数的就业机会。对大型企业来说九牛一毛 11 的鼓励性投资对中小企业来说却是一次获得资金寻求发展的良机。在美国 TRP 实施过程中,中小企 业的态度最为积极,它们主动、大量地参与了 TRP 的开发工作,是促使所开发项目获得成功的重要
11

技术再投资计划(Technology Reinvestment Project,以下简称 TRP)是美国国防领域内第一个以军民结合形式大规 模开发军民两用技术的军转民计划。所谓技术再投资,指的是用削减下来的国防费用,再次投资于关键国防技术领 域以开发军民两用技术,一方面得到低成本高性能的军用新技术,一方面又可将国防技术转移到民用市场推动国防 企业军转民,最终实现军、民品生产一体化的国家工业基础。 14

因素。因此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也要重视中小企业的参与。 在鼓励中小企业参与军民两用技术 R&D 的同时,要加快资本市场的建设,建立健全多层次适应 军民两用技术 R&D 的资本市场和针对中小企业投融资的二板市场,完善风险资金的退出机制,实施风 险补偿计划和担保计划,健全风险投资法律法规,从而拓宽中小企业进行技术进步的融资渠道,利用 二板市场分散军民两用技术 R&D 合作的风险。 3.4 加强国防科技基础研究是提高技术进步效应的基础 国防科技基础研究属于应用性基础研究,是以军事应用为目的进行的探索新思想、新概念、新 原理、新方法、新材料的科学研究活动,为解决武器装备研制的技术问题提供基本知识。 3.4.1 加强国防科技基础研究的意义 国防科技基础研究不仅推动着武器装备的进步和新军事变革,而且是整个国家基础研究工作的 重要组成部分。国防科技基础研究不仅具有一般基础研究的许多共性,还具有一般基础研究不具备 的独有特性,如由于高、精、尖武器体系间的激烈对抗性导致国防科技基础研究的先进性、紧迫性 和针对性,多学科领域的综合性,以及保证国家安全带来的保密性等。这些特性决定了国防科技基 础研究,是国家基础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防科技基础研究是武器装备发展的先导。基础研究的 实质是探索未知,是一种渐进发展,革命性的突破将带来新军事装备的产生。激光器就是由美国国 防部资助的“三军联合电子学计划”的“分子光谱学”研究引发出来的,已经广泛运用于测距仪、 机载扫雷器,通信系统以及其它军事装备和军事训练。 3.4.2 开展国防科技基础研究的思路 未来国防科技基础研究要着眼于现有军事系统需求的“渐进式”研究,逐步提高国防技术发展 水平和为满足未来国防需求的革命性研究,为突破性创新和形成能力奠定基础。同时基础性研究规 模必须与国力相适应,根据《国家中长期科学技术发展纲要(1990~2000~2020)》和建立打赢高技 术条件下局部信息战的武器装备体系需求,有重点、有选择确定国防科技基础研究的主题。 此外树立新的国防科研发展观念。要加强国防科技研发与作战概念的结合。美国改变以往渐进 方式,采用试验-建造-试验的途径,从过去强调研制完善系统,向“螺旋发展”的方式转变,从“零 3 缺陷”向比较能“容忍风险和失败”意识转变;要重视预先计划的产品改进( P I) 。在武器系统的 设计初期阶段,预先计划系统改进的各个步骤,通过不断地采用新技术、新部件或模块,使系统的 性能不断提高,以发展新的能力,应付新的威胁。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7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年.第 427 页 [2] 张沁生 《技术创新与技术扩散的非技术因素影响分析初探》 [J] 导弹与航天运载技术 2002 年第 1 期 [3] 波拉特 《信息经济》 北京.中国展望出版社 1987 年.第 245 页 [4] S. Dewan and K. L. Kraemer,International Dimensions of the Productivity paradox, Communization of The ACM,Dec.1998/Vo1.41,No.8,pp.56-62. [5] P.F. Drucker, the Coming of the New Organization,Harvard Business Review, Jan.-Feb.1988,pp.45-53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 47 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5 年.第 427 页 [7] 张沁生 《技术创新与技术扩散的非技术因素影响分析初探》 [J] 导弹与航天运载技术 2002 年第 1 期 [8] 波拉特 《信息经济》 北京.中国展望出版社 1987 年.第 245 页 [9] 世界国防科技工业概览编委 《世界国防科技工业概览》[M] 北京.航空工业出版社 2004 年.第 313 页 [10] Peck, M. J.“Joint R&D: The Case of Micro Electronics and Computer Technology Corporation,” Research Policy, October 1986,Vol.15, No. 5, pp. 219-231. [11] 桁林《跨越新经济鸿沟》 [M] 北京.中国宇航出版社 2003 年.第 34 页--35 页

15




友情链接: